“没想到这把锤子居然也是神龛主人的美好幻想,也就是说他在进入地下仓库的第一个晚上,就中了商场老板的圈套,打开了神龛。”

韩非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他也曾差点去打开神龛,关键时刻他拿起放在旁边的工具锤砸断了自己的一根小指,这才重新清醒过来。

“这记忆世界里还有多少东西是他的幻想?我如果要弥补遗憾,是不是就要利用这些东西?”

直到现在韩非依旧对系统发布的那个任务不是太理解,他打心底不愿意杀死林鹿,就像现在他明知道那把工具锤是假的,但依旧不愿意随便放手一样。

“打开吧,你没有多少时间了,神龛里面放着所有你需要的东西。打开它,你才能成为一直期待的自己,你才能拥有你所有的渴望。”

右耳的声音再次传来,韩非抬头看向蒙着黑布的神龛。

黑布之下不断浮现出人脸的轮廓,地下库房的灯开始闪动,每次灯光熄灭时,黑布之下的人脸都会发生变化。

时而是老人,时而是年轻女人,时而又是小孩。

韩非的话激怒了神龛中的“神灵”,在灯光不断闪耀之下,那黑布和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不断胀大,犹如一头从地下钻出的巨兽。

“不知道用神龛主人虚构的美好,砸向他记忆中最深的痛苦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举起工具锤,韩非准备向下挥动,他那一瞬间真的产生了砸碎神龛的想法。

这个世界太痛苦了,毁掉一切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嘭!”

在工具锤快要碰到不断胀大的黑布时,商场内部又传来了坠楼的声响。

那重物砸落在地的声音好像触发了神龛主人的某些记忆,地下库房灯光不再闪动,被黑布蒙着的神龛也恢复了原状。

“那个试衣服的女人又出现了?”

将工具锤揣入口袋,韩非拿好货架上的物品准备离开,可当他爬上扶梯的时候,忽然发现斜插在口袋里的工具锤不见了。

回头看去,那把工具锤依旧摆放在原来的位置。

它靠在神龛旁边,为每一个被神龛蛊惑的人,提供第二种不同的选择。

“无法带出地下库房?”韩非略微有些失望,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好了状态。

将货架缺少的货物摆好,随后他拿着店里的强光手电走出旧货商店。

裴羊说保安没有来上班,整个商场只有韩非一个人。

他打开手电朝着坠楼声传来的地方走去,没走出多远就发现自己的心情数值掉了一点。

感觉有些不妙,韩非忍住了自己的好奇,果断准备回店里。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他左耳听见了李大兴打招呼的声音,右耳听见了牙齿啃咬骨肉的声音。

顺着声音望去,裴羊说今天没有来上班的保安就站在五楼拐角的熟食店门口,他手里抱着什么东西,脸色白的吓人。

“李大兴?”

五楼的距离说远很远,说近也近,这取决于用哪种方式下楼。

“一个人站在五楼?还没有开灯?他在干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