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是青玉案的点睛之笔,可不论是萧氏还是吕乡君,都隐隐觉得,那里未必有什么人,只是诗人的一种美好愿望而已。

可话说回来了,这首词是皇帝为皇后所作,你以为那里没人相候,可那里确实应该站着一位皇后娘娘。

这首词于是在她们心目中也就显出了一些诡异之处。

按照吕乡君的想法,应该在结尾处留下一点念想,可真要弄的柔情蜜意,却有悖于这首青玉案的主旨。

所以在琴曲终了,她在死寂即将到来之时点燃了一把火,琴音当中透露出来的,都是壮志未酬,吾辈当奋力向前的振奋。

这也是她最不满意的一节,因为她感觉与诗人的心境相悖,无法给这样一番大曲作为结尾。

最后一个音符没去,吕乡君双手抚平琴弦,留下了无数余韵未消。

厅中恢复了安静,再看时萧氏却已泪流满面,良久才抬手用袖口擦拭了两下,心情低落,却又满足异常的叹息了一声。

“如此大音,闻之尽可无憾,乡君可为宗师矣。”

吕乡君深深呼吸了两下,没有急着谦逊,而是体会着那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随心所欲的感觉。

她想再奏上一曲,双臂却已无力,想直起身子,脑袋却有些眩晕,这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已是身心俱疲。

真正的大师,寿命大多不会很长就在于此,有人说是天妒其才,实际上则是因为他们的代入感太强大了,在那精彩的精神世界畅游的时候,身心极容易遭到重创而不自知。

就像练武之人一样,有些时候不知不觉间便积累下了病症,等到爆发的时候多数已无法挽回。

吕乡君操琴多年,极为注重这个,心中立马一惊,心神耗损太过,这是老师说的大病临身的征兆啊。

作为一个悠游于欢场多年的人,吕乡君可不想让青玉案一曲成为自己的绝响,她还年轻,有大把的好日子要过……

她沉浸在青玉案中多半年了,想要摆脱不很容易,但她自己也有些小技巧可以舒缓自己的精神。

她脸色苍白的笑了笑,“乡君再奏一曲,与夫人共享如何?”

萧氏诧异的看着她,大餐过后其他都是索然无味,再奏什么曲子能够入耳呢?她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回味一下。

吕乡君却不管那么多,此曲一出,已堪于青玉案相配无疑,而且琴艺又有进境……但这些跟自家小命比起来,都不算什么。

她可不想回去之后就大病一场,活不活得过来还得看老天爷或者佛祖的眼色。

………………

于是她强忍着诸般不适,双手轻巧的拂过琴弦,琴音又起,叮叮咚咚,欢快无比。

随手而为,便让人有了溪流潺潺,鸟雀欢鸣的感觉,虽处屋室之间,却仿佛林下听泉,悠然无比。

有青玉案在前,她此时再弹奏这样舒缓精神的小曲,简直是信手拈来,随意而为便比以往高明许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