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山林之中锣声大作。

回应的铃声亦是不绝于耳。

不光是郝萌心中恼怒,那些分散于林中的兵士甚至比他还要焦急。

他们从未遇到今天这样的情况。

事实上,刚听到锣声的时候,他们便已经迅速向郝萌这边集结了,只是碍于一些特殊的地形与阻碍,他们没有办法径直前来,不得不选择绕过这些地形与阻碍。

结果这一绕就绕出了问题。

他们很确信自己正在努力向锣声传出的方向集结,可是不知怎么的,走呀走呀竟发现那锣声居然越来越远了。

就算有几组人的确已经接近了锣声,原本以为转过弯来便可见到郝萌。

结果转过来却根本没有见到郝萌等人的踪迹,再等锣声传来时,竟又发现了锣声变远了,简直不可理喻……

“将军究竟在做什么?为何敲锣命我们集结,却又到处乱跑令我们寻不着踪迹?”

“这可怪不得咱们,是他自己乱跑!”

“听听!听听!锣声越来越疾了,他自己还急了,就算遛猴也不是这么遛的吧……”

“太不把咱们当人了!”

“收声!谁若再胡说八道,传到将军耳中时,可别怪我不为你们求情!”

“……”

许多小组的兵士已经忍不住发起了牢骚。

原本他们到这荒郊野岭来便已经吃了不少的苦,非但晚上睡不好觉,平日里就连口粮亦是十分粗淡,甚至因为拖得时间比较久,此次出行携带的粮草已是越来越少,吕布又不可能派人前来送粮,因此最近几日郝萌已经下令减少了兵士们的配额,就算是粗淡的口粮都没办法管够。

兵士们心中早就有些怨念,只是平时不敢明说,到了现在有些人的不满情绪终于还是显现了出来。

“铛铛铛!铛铛铛!”

集结的锣声变得越发急促,仿佛催命一般。

军令如山,这些兵士虽是心中郁闷,却也只能在什长的带领下进一步加快了脚步,前往与郝萌汇合。

然而始终见不着郝萌的身影,却是急坏了这些什长。

军中例行禁止,一旦听到集结锣声,所属兵士不论在干什么,都必须放下手中的事情,最晚已得在一盏茶之内前往集合,如若出了岔子,首先开刀的便是这些个什长。

而现在这些个什长并未见到其他的分组,总以为旁人已经到了集结地点,只有自己这里出了岔子,心中自是越发的焦急。

“快快快!大伙再快点,否则我便要人头落地了!”

一个分组的什长急得眼泪都已经快要掉下来了,他是真心一刻都不敢停歇,带着手下兵士在林子中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乱转。

“什长你听。”

身边一名较为冷静的兵士适时为其宽心道,“林子里面还有许多铃声在回应集结锣声,这应是说明还有许多人似我们一般不曾与将军汇合,这恐怕不是我们这一什的问题,正所谓法不责众,若是大伙都出了岔子,将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单独惩处于你。”

“哦哦,你说有道理。”

那什长闻言顿时愣住,擦了把汗沉吟着说道,“可是这也不应该啊,这片林子不过方圆几里,换在平时连一刻都用不了便可穿越,又怎会有这么多人无法与将军汇合,这又是何故?”

“……”

什长的话令其余兵士陷入了沉默。

那名较为冷静的兵士面色却是逐渐变了,一脸忧色的道:“什长,说起此事来,你有没有觉得今夜有许多蹊跷之处?”

“有何蹊跷?”

什长不解道。

“你方才说这片林子不过方圆几里,连一刻都用不了便可穿越。”

那名兵士神色古怪的道,“可是我们在这片林子中已经走了一个时辰,据我所知,我们虽然需要绕过一些障碍,但总体行进的方向应该都是向北,走了这么久的功夫,我们为何不曾穿越这片山林?”

“?”

什长顿时无言以对。

其余兵士亦是直了直脖子,面露惊异之色。

“还有。”

那名兵士接着又蹙眉说道,“我们共有三十余组人一同散入山林查探,若这片山林不过方圆几里,那么每一组人之间的间隔注定不会太远,走不了多久便应与其他组的人碰头,可为何我们在这片林子中走了一个时辰,一次都不曾碰到其他组的人,仿佛这片山林中便只有我们自己似的?”

“?!”

什长的瞳仁不自觉的颤动了一下。

其余兵士亦是感觉背心有些寒意,下意识的靠近了一些,并且不自觉的扭头看了一眼身后,方才略微安心一些。

“再有。”

那名兵士亦是紧了紧自己的领口,继续说道,“什长,咱们又都不是第一回随将军出来办事,也不是不分东南西北的人,方才将军击锣时,咱们的确是在向锣声的方向行进,实在没有越来越远的道理,况且郝将军亦不是头一回领兵,他又怎会不知击锣时应留在原地等待我们前去集结,因此我觉得郝将军也绝对不会到处乱跑,更不会拿集结锣声来开玩笑,这可是军令讯号,任何时候都开不得玩笑的,郝将军又怎会如此糊涂?”

“咕噜!”

什长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经过那名兵士如此一番有理有据的分析,他与其他的兵士终于意识到这件事似乎并没有他们方才所想的那么简单。

“如此说来,咱们莫不是中了邪,因此虽能听见锣声与铃声,却无法看见其他的人,亦无法被其他人看见?”

什长很是艰难的将自己心中所想说出口来,“不不不,应该不仅是咱们中了邪,听这越来越疾的锣声与铃声,其他人似乎也同样中了邪,我们所有人都被困在了这片山林之中,互相之间只闻其声却不能相见,无论走多久也走不出这只有方圆几里的山林?”

“……”

什长心中所想,亦是众人心中所想。

只是被他如此直白的说出来,与众人心中的猜测不谋而合,立刻便有一种坐实了的感觉,使得众人心中更加惊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