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魔一族刚经历了白昼诅咒。

如今正在重建之中,若是遭遇了灵体,绝对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可若是灵体真的打算要对任千月他们出手,宁城又能如何呢?

宁城加快了速度。

不管怎么样,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距离宁城约莫十万里的位置,有一名身着白袍看不清楚面容的武者,他飞行的速度并不快,唯一显眼的地方便是背后背负着一把十字架。

若是神尊在现场的话,估计能一眼便认出来,此人正是当初闯入他空间之中,将那一道异度空间的灵体带走的存在!

此人正缓慢行走着,可周边的景物变换速度却极快,如同在他的一念之间天地便已经变换了色彩。

“知道你渴望能量,可是你这个小家伙还未完成最后的蜕变,便被神尊重伤了,若是有下一次,我就不帮助你了。”白袍人呢喃自语。

“应该快要抵达目的地了,白昼的位置。”

白袍人望向曾经万魔渊的位置,似乎正在思考着。

三秒后。

白袍人第一次发出一道惊讶的质疑声:“嗯?白昼...消失了?”

白袍人此行的目的,便是为了白昼诅咒,那一股能量对于灵体而言是最为天然,也是最为强大的养分。

可是,白昼为何会消失?

“罢了,去看看便知。”

白袍消失在原地。

同一时间。

万魔一族。

在任千月的带领下,万魔一族很快背靠着万魔渊建造起了一方又一方宏伟且巨大的宫殿群体,还规划了城池的方位。

相比起以往万魔一族所居住的环境,如今已经是天翻地覆了。

宁城离别后,任千月将这一份感情放在心里最深处,全心全意的投入治理与建造之中。

整个万魔一族正在迅速发展中。

直至,天空处。

出现一道白袍人。

这一名白袍人出现的时候,并未引起任何空间波动。

甚至不少正在建造城墙的万魔一族的族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天空之中多了一个人。

“魔皇,可安在?”

白袍的声音响彻整方万魔大地,声音轻柔,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最先听闻这一道声音的是正在闭关之中的任九天,同时还有任千月!

“何人,敢直呼我族魔皇大名!”

任九天出现在半空之中,眼中更多的是惊讶。

因为,他竟然感觉不到半点白袍人的气息,哪怕此人正在自己眼前。

“你便是万魔一族的最强者?”白袍似乎有些惊讶,旋即摇摇头说道:“魔皇呢?在哪?”

“大胆!”

任九天怒火中烧,正打算出手。

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等等!”

任千月身形闪现出现在半空之中,面色警惕的望着眼前的白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