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刘老板能够理解我工作的不容易,我简直太感动了,像刘老板这样的人太少了,你可不知道平时,村里有点什么事办好了,没有人夸你,觉得你是应该的,办不好我甚至被人追上门辱骂,我还没有办法,气到想要和对方同归于尽,看到自己一家妻儿老小,最后也只能忍下来。”

听到余飞这话段永谋十分的感动,因为理解他的人真的不多,像余飞这样的人简直太少了。

“这都是正常人的正常三观,应该能理解的问题,段支书不用如此在意,我也看得出来你工作的不容易。”

邮费笑着点点头,并没有觉得自己能够理解段永谋,这就有多么伟大。

“那我也不矫情了,就是不知道今天刘老板和丁女士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呢?”

段永谋很快调整过来的状态,坐下之后对余飞和丁桃桃问道。

“我们的合作社扩建马上接近尾声,即将可以进行增产了,不过我们两个人人手有点不够,所以打算找那几名员工帮忙,所以来找段支书推荐几个人。”

余飞直接讲明了来意,不过他并没有提之前合同上约定的事情,直接谈合同,显得有些生硬疏远,要是能够以这种看起来互相帮忙的方式,将话题讲出来,大家听起来都舒服一些。

“我也估摸着你那边人手不够了,至于人手这件事,我完全可以帮你们处理,村里的人是什么品性,我非常的清楚,我一定会为你们联系几名,做事踏实人品过硬的人过来,就是不知道你们的薪酬会怎么给,我也好和他们谈。”

段永谋其实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来意,询问出来只是尊重,既然余飞开口了,段永谋也急忙将自己的诉求讲了出来。

既然当老板前来招工,给员工的工资当然是第一要务要问的,段永谋很讨厌那些谈工资的时候就吞吞吐吐不利索,开工资的时候就各种苛扣的人,所以这些问题村民或许不太懂,容易被忽悠,他便会提前帮村民把把关,将问题早早谈清楚。

“我查询了一下,咱们本地的人均收入才1000多元,这显然太低了,城里面当服务员现在的工资已经接近于2000元了,但是在我那里可能要干一些力气活,所以基础工资我定在4000元之外,可以加上绩效和奖金。”

余飞将自己的心理价位讲了出来,说实话他这已经是良心价了,这个工资其实已经赶上本地公务员的收入了。

“这个基础工资的确还行,可是绩效和奖金具体的实施方案是怎么样的呢?”

段永毛不是小孩子了,并不会将含糊其辞的项目,用自己思考的方式去脑补,他需要详细的询问出来,毕竟绩效这东西100块钱也是绩效,1000块钱也是绩效,奖金也是一样的道理,过年的时候你发100块钱也算奖金,发一万块钱那也是奖金。

“这个怎么说呢?绩效只要没有出现问题,每天按时上班,我保证每个月在1000元以上,至于奖金这一点这个按理说没有规定,但是我可以向段支书保证肯定不会少于1万,不过我这个奖金的领取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将全年的绩效都领取到手的人,才有资格领取奖金,毕竟这只是激励政策,不能见人就给,其他人就失去了竞争的积极性了。”

余飞想了想之后,便将自己内心预期的数额告诉了段永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