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上几十个仙级高手,哪怕这些人都是‘元婴得道’的档次;但数量这么多,便是戚笼也硬闯不得。

那些龙族高手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态度很是游刃有余。

然而它们没想到,对方载入流沙河后,下一刻,居然化身龙脉!

龙气之强大,甚至比起龙族的几位龙王级族长都不逞多让。

下一刻,河道中的泥沙化作一颗颗炮弹,吞吐而出。

这流沙河中的泥沙都是天界‘不落尘’落入人间诞生的相反物质,专落万物。

被这黄沙击中,龙躯下意识的一颤,包围的大阵中,露出一道间隙。

而在下一刻,龙脉嘶吼,一时间,流沙河的所有河道都开始倒转,一道道漩涡从河水之中生出,沙浪从中激射而出,搅动这片被淮水龙族所定住的天地局势。

“还不走!”

龙首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左灵子与豹同二人感到身上的压力一时间减弱了百倍,互视一眼,都知道此时是脱身的绝好时机。

左灵子袖袍一卷,一条先天大道就被召了出来,看模样像是一条无头无尾的风暴漩涡。

而豹同则深吸一口气,一时间,天空像是下了流星雨,一条条如龙似蛇般的精气从天而降,每一道精气在后天世界中,都能填满一整个小千世界,化作数以千计的灵脉。

看这架势,这场‘精气’流星雨恐怕不下个三天三夜,也停不下来。

龙族被这场流星雨打乱了阵脚。

左灵子一把扯住豹同,往风暴中一钻,然后瞬间出现在戚笼身边,一把抓住戚笼与崔盈盈二人。

“道友,速走!”

再下一刻,四人瞬间消失。

“追!”

“不用追了,”领头的龙族大将深吸一口气,神龙元罡从体内溢出,化作一个金色雨伞,挡住这连绵不绝的精气冲击。

“左灵子是八十一阳天中的道行仙,能凝大道外壳,这大道外壳只要凝出,除非你有斩碎大道之力,不然便破不开,他把这壳子做成天地管道,直通天界阵营,我们只要打不破这管道,追上去也无用,难不成真杀上上界不成?”

“至于豹同乃是八十一阳天中的精行仙,能无限招摄上界精气下凡,任由这精气冲击,改易河道,会影响上游的淮水神阵!不能影响巫支祁大人的计划!”

“走,我们回去,禀告猪婆龙副将。”

而就在这群龙族离开后不久,一道身影飞出,看到空无一人的地面,愣了愣。

“鲧仙君让我来救人,怎么人不见了?”

戚笼若是在此,保准认出这一位,青铜大殿中的雕像,与这一位一模一样。

……

戚笼在与熟面孔擦肩而过的同时,左灵子与豹同这两位古仙人也在好奇的打量着他,友善道:

“原来是人族道友,就不知是哪一族的族人,你这血脉,我怎么从未见过?”

这时三皇五帝还未上天,二十二人皇反天更是在上古晚期。

这时天地的主要矛盾,应该是人妖二族的气运争夺。

人族仙家,上古人族,关系相当靠近。

不仅是救命之恩,而是现在这个年代,只要证明了戚笼二人的人族血脉,根本就不用担心他们是妖族奸细。

“我是新开辟道路的人族。”

戚笼伸开手掌,独属于他的人族血气溢出。

所有人族血脉都有其标志,而戚笼血脉的标志,则是十件黑色的毁灭之兵。

“好霸道的血脉,”左灵子赞道:“而且开辟专属血脉,道友真是潜力强大!”

开辟血脉,便意味着日后有成为人祖的潜力,是值得大力交好的。

而且据他所知,如今人族年轻一辈,能开辟血脉者,只有释迦一族的小胖子,不过这胖子在人族的名声不好,有着小十凶的恶名。

“你们二位是要投军?”二人中更阴沉的豹同开口道。

“诛灭妖族,赚取功德,乃是分内之事。”

左灵子不疑其它,道:“如今诛杀妖族,能积三皇之功中的功德、圣德、法德三德,于你修行大有益处,我这就带你们去见仙君。”

路上,戚笼询问这个时间段中的仙位排名,才惊愕发现,如今七十六等仙佛业位,一共才四十二种,也就是说,还有三十四种没有推演出来。

而积累三皇之功,也就是后世的十大功德,是所有修行者追逐的目标。

因为积累足够多的十大功德,则能参与到天地演化之中,则有可能得到更高的业位。

业位当然是不能随意更换的,无论是这个时间段,还是过去,都是如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