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感应得到,很快就会回复自己。

良久,一阵清风吹过,同时一个混厚的声音响了起来:“王师弟,有什么事情吗?”

这声音亮若洪钟,传遍山涧,而且声音湿润如玉,给人一种来自九天的感觉。

门中所有的弟子都听到了这个声音,于是本来有些慌乱的弟子,顿时激动了起来。

“掌教现身了,我们的掌教现身了。”

“掌教闭关数十年,现在应该突破元气境成为修法者了吧?”

“我们有救了,有掌教在,什么人来都不怕。”

所有人纷纷对着段天明闭关的地方,三叩九拜。

“师兄,你回应我了?”王重楼又惊又喜,他连忙道:“山门之中遭遇大劫,现在龙息要对我们动手,掌教师兄如果方便,还请现身出来主持大局。”

“我现在正是冲击境界的紧要关头,如果出关,数十年苦修就化为云烟了。”段天明略微迟疑道:“而且我参悟天道,得知我们天策剑府会有一劫。”

“但这一劫虽然重,终究会有一丝血脉留下来的,所以我们现在静观其变。”段天明的声音只传入了王重楼一个人的耳朵中。

“可是,姓陈的那小子,已经逼上我们宗门了,我断定,不出两日,他一定会来我们门中的,这小子已经是元气境修为了。”王重楼咬牙切齿地说。

“该来的,终究会来,我不在这几十年,宗门行事作风如何,师弟心中应该有数吧?”段天明的声音依旧沉静:“师弟,举头三尺有神明。”

“我们天策剑府,立宗之根是以德为本,以仁行事,可是这些年所做的事情,可以用天怒人怨来形容了。”

“你且回去吧,该来的,终究会来的。”

“那你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剑府的百年传承,毁于一旦吗?”王重楼怒了。

“这是天意,也是命数,如果剑府之中真的有劫数,那我拼着这身因果,也要强行出关,为我剑府争得一线生机的。”

段天明的这句话说完之后,便不再回复,孤峰之上的王重楼脸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了这里。

刚离开孤峰,一名弟子来报:“长老,那名能把人变成木偶的女子,闯入我们山门了。”

“什么?这妖女敢来我们山门,在那,带路。”王重楼的神色一凛。

天策剑府,宗门之前,十余具木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这些木偶身上寒光闪现,显然是被刚刚化形不久。

一群剑府弟子手持长剑,距离余司晨远远的,却不敢上前。

“余司晨,你是疯了吗?你现在的实力,只能对付武宗境高手,你但宗门之中是有半步修法者的,你在等等,在过段时间,汲取够了人气,你就能闯山门了。”

恶鬼在余司里的意识中疯狂地嘶叫着,在它看来,现在的余司晨找上门来,就是自寻死路。

可是它和余司晨有过约定,在余司晨报仇完成之前,这具身体是由余司晨操纵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