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足与超自然力量相关的领域时间不长,但安平安也算是经历了不少战斗,从高到低,多少也算是有点眼界。

他现在慢慢明白了作战经验这个东西,并不是一腔热血莽过去就完事了,一边打一边思考对策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这点已经在之前与‘中火’的作战中体现了出来。

以己度人,李寄峰突然有了大动作,安平安觉得他肯定是有什么打算,准备反击。

捏在手里的黄符大概有七八张,明明是软塌塌的黄纸,却跟离弦的箭一样射了过去。

阿大是锻体修士不假,防御力超高,符箓很难奏效,但这个数量实在是有点多,他似乎也不敢大意,止住打算向前踏出一步去轰李寄云的右拳,双臂挡在胸前摆了个防御性的动作。

激射而来的黄符在下一刻亮起颜色不同的五彩灵光,有的化作一大捧电光,有的变成鸣叫着的火鸟,还有的幻化成了无数尖利的锐芒,更有的从当中膨胀开,真变成了炸弹般突然爆炸。

乍一看,阿大像是被七八种不同的法术同时命中了一样,烟雾和扩散开的灵光暂时遮蔽了他魁梧的身体。

这还不算完,李寄峰快速从烟雾和灵光中显出身形,他飞身后退,左手再度一晃,又有一叠黄符被他夹在指尖,并毫不犹豫的再度朝阿大原来的位置砸过去。

重复这种动作,一连射了三次符箓,丢出去超过二十张,轰隆隆的爆响和激烈的闪光不断的摧残观众的眼睛。

既然一两发符箓的效果有限,那就试试一二十发。

这种大力出奇迹的思路倒也不算错,锻体修士再能抗也是有极限的。

待在演武场周围的观众们纷纷下意识的往前探头,想看看饱和攻击后的结果,这种程度的法术轰炸足够把一辆车给从当中炸成两截。

但只要看到李寄峰眉头紧锁,以及另一边易坤海依旧翘着二郎腿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烟,就知道这事儿没那么容易摆平。

——呼!

如同平地上卷起了场旋风,符箓爆开积攒起来的烟雾和灵光被一瞬间完全吹散。

李寄峰瞪大了眼睛,感觉要不是有眼镜挡着,他的眼睛都快从眼眶里掉出来了。

被作为目标命中的阿大,除了衣服上满是烈焰或电击灼烧后的焦黑痕迹外,几乎毫发无损……

这种防御力过于异常,也太抗揍了吧!

李寄峰露出惊讶神色的一瞬间,阿大踩了一下地面,魁梧的身体瞬间从视野里消失。

缩地步!

不对!缩地步不可能连续用!

具体是怎么回事,李寄峰已经无暇顾及,因为阿大的身体如同巨大的黑影般笼罩在李寄峰的身前,满是老茧如同洗不干净的拳头瞄准了他的胸膛!

千钧一发之际,李寄峰赶紧撤回长剑,剑脊横在自己胸前,以双手托剑的姿势试图挡下这一击。

一连串吱吱呀呀,伴随着刮擦金属那种令人压根酸软的声音在场上响起,多亏李寄峰的宝剑不是现代工业的残次品,加之常年受他的法力侵染,已经算是半个仙剑了,否则挨了阿大一拳会从当中片片碎裂。

但即便如此,这一拳也让那把剑从当中弯折下去,从I变成了C,差一点就能碰到李寄峰的胸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