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健壮、刚毅,战甲数据显示他身上仍有11处伤势没有痊愈,全身上下的旧伤超过30处。显然,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男人。

他的声音沉稳而略显缓慢:“我是陆战第7军的少将指挥官詹姆,我认为有必要就俘虏的待遇和安置问题和您谈谈。我尊敬您在战场上取得的成就,也理解这里条件的恶劣,但是俘虏问题……”

楚君归直接打断了他,说:“没有谈的必要了。”

詹姆一脸怒意,喝道:“希望您能明白,我已经控制了事件的规模!”

“我知道,但不管怎么谈,你和你那些参与哗变的手下都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未来和联邦谈判停战条款时,你们也都会从名单上剔除。”

“你这是公然违反战争公约!”

楚君归淡道:“里面那几个人数据才记了30%吧?想要全部破解且纪录,怎么都得再有一个小时。你现在就发火,这可争取不了多少时间。”

詹姆一惊,他明明已经检查过所有角落,确保没有监控设备,这才动手的。只是他也没想到楚君归会来的这么快。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楚君归看了看时间,说:“里面还有3412人,算上你是3413个。你现在还有5分钟时间,5分钟后如果还不投降的话,那么每过一分钟,我就会随机抽取100个人,切断他们的战甲维生系统。”

“你……”詹姆怒极,似是想要扑上来拼命,但强行忍住。

楚君归提醒道:“你最好不要测试我说的话是否有效,测试一次的结果就是100条人命。这些命,我都会算到你头上的。哦,对了,随机抽取时,你也在其中,所以,祝你好运。现在倒计时开始。”

“别忘了,你还有人质在我手上!!”

楚君归道:“你也别忘了,他们此前也是你们的战友。”

詹姆没料到楚君归会如此强硬,没有丝毫让步打算。他心念一转,道:“那你是不打算要人质的命了?”

战甲维生系统被切断,里面的人还能活几分钟,这几分钟时间足够杀掉所有人质了。

楚君归不为所动,道:“哗变的是你们,要杀人质的也是你们。你敢动一个人质,就算是战后,我也会去联邦追究你们的战争罪。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是拖着几千人和你一起死,这可不是勇敢。”

詹姆还想说什么时,楚君归提醒道:“还有一分钟了。”

接下来,这一分钟就在僵持中度过。时间一到,工厂内部突然响起一片惊呼,顶部守卫中也有两个人突然扼住自己的喉咙,痛苦挣扎。其中一个实在忍不住,一把扯下了自己的头盔,然而暴露在4号行星大气的后果,就是他吸进去的不是空气,而是火!4号行星的大气瞬间烧烂了他的呼吸道和脆弱的肺,同时让他的面部肌肉也开始溃?,眼球早就被腐蚀成两滩脓水,最后整个面部都在融化!

如此惨烈,让早有预期的詹姆也大为震惊。他面容抽动,手在微微颤抖。

被随机抽中的战士再也不敢摘下头盔,可是战甲能源全被切断,空气就只剩下头盔里的那点,还不够两口呼吸的。没有动力,这身三四百公斤重的战甲就成了活生生的镣铐,只能挣扎着挪动。

第7军的战士们倒是久经沙场,虽乱不慌,当下就有旁边的人将自己战甲的维生系统接在同伴的战甲上,紧急输入空气。这才稳住局势。

然而,又一分钟过去。

新增的百人引起了更大的混乱,哗变的战士都知道楚君归提出的条件。这样下去,必然会全军覆没。当下就有人叫道:“左右都是个死,跟他们拼了!先杀人质!”

但随即有几个人把他拦下,道:“你想干什么?我们没想要杀人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