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登记下来,陈一墨也是颇为无语。

大多数来到此地的仙丹师,都是出自紫云仙洲,出自附近方圆百万里各方,也有一些是丹术界前辈。

而那负责登记的人员,一看到他是来自太白境,顿时嗤之以鼻。

只是陈一墨并不气馁。

如此甚好!

这些人,狗眼看人低,觉得他出自小地方,不可能救治好圣城主爱女,而前面的丹师,一个个束手无策,到了他的时候,就是他大显神威之日了。

不急!

好逼不怕晚!

装,就要装个惊天动地!

于是……

陈一墨被圣府护卫,带入到客房,安顿下来。

每日里,一群丹师聚集在一起,讨论丹术,心得,陈一墨只是远远看着,不屑与之为伍。

而那群丹师,看着陈一墨,也是满心鄙夷。

“我等皆是出自紫云仙洲,在各自地域所在,都是名声赫赫,那个年轻人是谁?”

“没见过,不知道。”

“怕不是来混吃混喝的?恐怕都不是仙丹师吧?”

“有可能呢。”

“我看到他的登记记录了,来自太白境!”

“啥?太白境的小猫崽子,也敢来跟我们比较?”

议论声越来越激烈。

陈一墨已经是被打上了土鳖的标签。

对此,陈一墨不是聋子,自然也是听到了。

只是,这让陈一墨更加跃跃欲试了。

没错!

这是人前显圣阶段必经之路。

师父哪次出手,不都是在旁人的鄙夷,轻视,蔑视之下进行的?

旁人越是轻视,他陈一墨出手救治好了那位大小姐,越是能够引动众人的惊愕。

到时候,逼能装上天!

陈一墨越发期待起来。

在这客房居住下来,一脸好几日,旁人对他的指指点点越来越明显,而他也是越来越期待。

一晃,十日时间过去。

这一天,庭院内,几名圣府护卫,突然到来。

“快了快了,快轮到我了……”陈一墨心中期待。

“这些时日,劳驾诸位在此地等待了!”

一位灵仙统领,这时看向院中仅剩的十几位仙丹师,客客气气道:“这里,是一颗培元仙丹!”

培元仙丹,三品仙丹啊!

那统领继而道:“我家大小姐,已经被来自白舫城的白膺大师治愈,所以接下来,就不需要各位诊断了,有劳诸位,在这里等待了!”

这话一出,庭院内,十几位等待问诊的仙丹师们,一个个懊恼不已。

还没轮到他们上呢,人家就被治好了!

而就在这时,站在庭院长廊下的陈一墨呆了。

我槽了个大爹!

治好了?

这他么算什么事?

老子白等了十天?

什么狗屁的人前显圣,老子还没出手,那大小姐凭什么就好了?

“不可能!”

陈一墨一步跨出,神色激动道:“肯定没好,那位什么白膺大师,怎么可能救治好你家大小姐?”

“我陈一墨还没出手呢!”

统领听到这话,眉头一皱。

这年轻人,脑子有问题吧?

“你是谁?”统领大人不禁问道。

“我?”

陈一墨哼道。

“手掌阴阳握乾坤,”

“九重天地我为尊。”

“脚踏日月镇苍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